星期日, 七月 16, 2006

[翻译]Thom Holwerda: 为什么我不买新的(intel)Macintosh

不久以前,我卖了iBook,就在MacBook刚刚发布之后。我曾计划在今夏购买同样的MacBook,然而我开始怀疑是否真会这样做。我有了另一种想法。我于是决定不买新Mac,而是选二手G4 PowerMac。注意:这是间断一周后的另一篇周日午夜专栏

我的Mac生涯始自一台二手iMac G4。我依旧爱着iMac G4的设计,如果我的现金储蓄允许,我愿意再买一台G4。后来,我把iMac卖掉换成全新的iBook G4,我当时没有笔记本用。如前所述,我于数月前买掉iBook,而当天MacBook Pro 发布了。Apple NL(荷兰苹果)租给我一台进行评测。用了那台一个月,我有一次脱离了Mac(,除了我的运行OS 9的iMac G3,纯粹为了好玩)。

好几种理由优先购买Mac:基本可归于安全,漂亮,易用的软件,优越的硬件质量,良好的客户支持,以及优秀的设计。基于上述理由,我甚至说服我的朋友转而购买Macintosh电脑。然而最近,苹果已经开始令我失望。前面的四条理由中的三条都失效了,这令我十分痛心。

首先,软件部分。我需要声明这其实并非苹果的错,他们仍然生产安全,漂亮,易用的软件。然而,相对于前几年,Linux目前也十分漂亮、易用;而且理所当然的,Linux总是相当安全。我当然是参考SUSE企业版Linux Desktop 10来说的。这个软件,固然有瑕疵,但显然满足了我绝大多数需要。它不仅外观及佳,相当易用,而且满足了台式机/笔记本所需的安全。

再者,SUSE是开放源代码的。现在,我个人没有什么收益从开源软件而来。我不是程序员,因此看源代码这项有趣的活动又像是看草皮生长。但是,当某个开源软件一旦与其封闭的对应品看齐,或近似看齐,我就努力尝试使用开源软件。当然,OSX的某一部分是开源的;但是我认为我们都会认同OSX中真正要命的那部分还是封闭的,使得该操作系统更趋封闭。

软件方面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iLife。通常我视iLife为Macintosh体验的一个重要方面。但是在这方面,竞争已经逼近Apple。比如,我发现Google的Picasa2比iPhoto更易用。Picasa2最重要的“特性”就是不强迫你使用无法在文件管理工具浏览的怪异的数据库scheme,进而允许你用你自己的逻辑组织你自己的文件。另外,Picasa2是免费的,在Linux和Windows上运行,且比iPhoto快很多。

iLife的其他部分对我没有他大意义; GarageBand,尽管起了最好的名字,对我来说根本没用(我不创作音乐或podcast)。我已经有一个Wordpress的网志/站点,所以iWeb对我来说也没用。iTunes我从来就没真正喜欢过;我恨iTunesMusicStore,它被iTunes捆得到处都是,我从来不用,而是老套的逛本地唱片店。iTunes剩下的就是一个平庸的音乐播放器,没什么特别或革命性的。

我成为Mac用户的第二点理由是优异的硬件质量。令我惶恐的是,我看到Apple的硬件质量近年持续下降。MacBook Pro有一堆问题,其中最要命的是它疯狂的发热量;我对这一点有切身体会。最近的报道指出,PowerMac G5似乎也出现了相当数量的问题。坦率的说:我对苹果提供优质硬件的自信已经大打折扣。当前,我不再以为苹果具有竞争者中最优的质量了。

最后,我还看到了Apple客户支持方面太多的负面报道。他们似乎很不情愿提供支持,他们反应很慢;在看Apple面对反复出现的缺陷失于应对,我对苹果的客户支持也很失望。

因此,只有一个正当理由还支持我买Macintosh电脑:设计。对,我依然相信Apple制造着能用钱买到的最好看的电脑。尽管目前的设计不过是G4 Cube(我认为有史以来设计得最漂亮的电脑,尽管还有某些问题)的影子,个人认为,他们还是比竞争对手的任何产品更枪眼。

还有个问题:我是学生。我的钱不多;我独自生活,自己交房租,还要吃饭,还有其他社会活动要参加,我的车要保养,此类等等。电脑的设计是我无法负担的奢侈品。坦率地说,我拒绝为设计掏钱。

别说我希望你明白这个专栏背后的意义。有人会说我就是喜欢攻击苹果,而我所说的可能完全无法改变那些人的思想。我写这个专栏是为了让你洞察某些像我这样的人如何像这样做决定,附带有限的金钱回报。我不试图令你做同样的决定,而是让你了解信息从而做出自己的决定。

我仅会买一个完好的二手PowerMac G4,或者更好的Cube。有时,Linux依旧逼我发疯,让我如蹒跚学步般的高唱OSX的凯歌。

2 条评论:

P1u70 说...

"它不仅外观及佳" 嘿嘿!
它不仅外观极佳

zhang 说...

他们还是比竞争对手的任何产品更枪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