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二, 十月 17, 2006

中医、西医、进化与入侵物种

现在正是全国上下blog里针对中医中药炒得不可开交啊!

不管怎么说,从哲学的层面,还是科学的层面,方是民(鉴于网络GFW问题,还是直呼姓名了)为首的反中医观点和论证,都没有受到支持中医的阵营的任何有力挑战。哪怕是执业的中医师,也没有什么像样的论证能够推翻之(看了很多人写的blog,也可能包括我,感觉他们中的很多人可能在写blog的那个Δt内可能处于极度兴奋的大脑游离状态,几乎不受逻辑支配,感性全面压倒理性)。或许有很多人不喜欢方的行事作风,或者说是“人品”,但是,这并不妨碍我们支持他的观点,只要这个观点还算是正确的。就好像,即使一个人拿了别人的钱来说真话,我们应当把真话和收钱这两件事分开一样。

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舆论这种事情,翻云覆雨,没有定数。你没作弊,又不是湖南卫视或中国移动,怎么知道最终是哪个超女得到的短信最多呢?

把眼光放长远一点,在更大的历史的尺度来类比这件事,可以让我们更多的把中医这门学问同进化联系在一起。虽然精确的数学模型可能无法建立(如果建立了,那就直接预言未来吧),但是粗略的看,可以把中医和现代医学(也就是“西医”)作为两种在相似生境下平行进化的“种群”,可是,“西医”突变了,突变成了近代医学,进化的速率已不可同年而语了。中医要么继续缓慢的进化,要么也发生突变(但是这只限于我们yy而已)。

突然某一天,西学东渐,“西医”作为入侵物种,侵入了中国这个大“岛屿”,两个物种必然发生竞争,起结果,则要看两个物种的进化速度和对不断变化的中国的环境的适应度了。

当然,我们还是要研究怎么保护中医——是保留一块大的保护区,还是保留几块小的分离的保护区(中医和“韩医”?!)呢?是保留狭长的,界面较长的保护区,还是界面最短,近圆的保护区(支持/不支持中西医结合)呢?赞成或反对中医的人,你们不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吗?